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代唐代五代宋代金朝元代明代清代近代当代

贯休古诗词大全(总数517,当前1/26页)

贯休简介,贯休小传

贯休,贯休(823~912年),俗姓姜,字德隐,婺州兰豁(一说为江西进贤县)人,唐末五代著名画僧。7岁时投兰溪和安寺圆贞禅师出家为童侍。贯休记忆力特好,日诵《法华经》1000字,过目不忘。贯休雅好吟诗,常与僧处默隔篱论诗,或吟寻偶对,或彼此唱和,见者无不惊异。贯休受戒以后,诗名日隆,仍至于远近闻名。乾化二年(915年)终于所居,世寿89。详细介绍

 

寿春进祝圣七首·搜扬草泽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俟时兼待价,垂棘出尘埃。仄席三旌切,移山万里来。

烟霞衣上落,阊阖雪中开。寿酒今朝进,无非出世才。

 

谢卢少卿惠千文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庐山有石镜,高倚无尘垢。昼景分烟萝,夜魄侵星斗。

苞含物象列,搜照鱼龙吼。寄谢天地间,毫端皆我有。

 

寄栖一上人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花堑接沧洲,阴云闲楚丘。雨声虽到夜,吟味不如秋。

古屋藏花鸽,荒园聚乱流。无机心便是,何用话归休。

 

怀赤松故舒道士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可惜复可惜,如今何所之。信来堪大恸,余复用生为。

乱世今交斗,玄宫玉柱隳。春风五陵道,回首不胜悲。

 

读孟郊集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东野子何之,诗人始见诗。清刳霜雪髓,吟动鬼神司。

举世言多媚,无人师此师。因知吾道后,冷淡亦如斯。

 

鼓腹曲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我昔不幸兮遭百罹,苍苍留我兮到好时。

耳闻钟鼓兮生丰肌,白发却黑兮自不知。东邻老人好吹笛,

仓囤峨峨谷多赤。饼红虾兮析麋腊,有酒如浊醯兮呼我吃。

往往醉倒潢洿之水边兮人尽识,孰云六五帝兮四三皇。

如夔如龙兮如龚黄,吾不知此之言兮是何之言兮。

 

晚春寄吴融、于竞二侍郎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白头为远客,常忆白云间。只觉老转老,不知闲是闲。

花含宜细雨,室冷是深山。唯有霜台客,依依是往还。

 

上卢使君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一别旌旗已一年,二林真子劝安禅。常思双戟华堂里,

还似孤峰峭壁前。步出林泉多吉梦,帆侵分野入祥烟。

自怜酷似随阳雁,霜打风飘到日边。

 

观怀素草书歌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张颠颠后颠非颠,直至怀素之颠始是颠。师不谭经不说禅,

筋力唯于草书朽。颠狂却恐是神仙,有神助兮人莫及。

铁石画兮墨须入,金尊竹叶数斗馀。半斜半倾山衲湿,

醉来把笔狞如虎。粉壁素屏不问主,乱拏乱抹无规矩。

罗刹石上坐伍子胥,蒯通八字立对汉高祖。

势崩腾兮不可止,天机暗转锋铓里。闪电光边霹雳飞,

古柏身中dg龙死。骇人心兮目眓瞁,顿人足兮神辟易。

乍如沙场大战后,断枪橛箭皆狼藉。又似深山朽石上,

古病松枝挂铁锡。月兔笔,天灶墨,斜凿黄金侧锉玉,

珊瑚枝长大束束。天马骄狞不可勒,东却西,南又北,

倒又起,断复续。忽如鄂公喝住单雄信,

秦王肩上bf著枣木槊。怀素师,怀素师,

若不是星辰降瑞,即必是河岳孕灵。固宜须冷笑逸少,

争得不心醉伯英。天台古杉一千尺,崖崩劁折何峥嵘。

或细微,仙衣半拆金线垂。或妍媚,桃花半红公子醉。

我恐山为墨兮磨海水,天与笔兮书大地,乃能略展狂僧意。

常恨与师不相识,一见此书空叹息。伊昔张渭任华叶季良,

数子赠歌岂虚饰,所不足者浑未曾道著其神力。

石桥被烧烧,良玉土不蚀,锥画沙兮印印泥。

世人世人争得测,知师雄名在世间,明月清风有何极。

 

南海晚望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海上聊一望,舶帆天际飞。狂蛮莫挂甲,圣主正垂衣。

风恶巨鱼出,山昏群獠归。无人知此意,吟到月腾辉。

 

送杨秀才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北山峨峨香拂拂,翠涨青奔势巉崒。赤松君宅在其中,

紫金为墙珠作室。玻璃门外仙獓睡,幢节森森绛烟密。

水精帘卷桃花开,文锦娉婷众非一。抚长离,坎答鼓。

花姑吹箫,弄玉起舞。三万八千为半日,海涸鳌枯等闲睹。

爱共安期棋,苦识彭祖祖。有时朝玉京,红云拥金虎。

石桥亦是神仙住,白凤飞来又飞去。五云缥缈羽翼高,

世人仰望心空劳。

 

和李判官见新榜为兄下第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失意荆枝滴泪频,陟冈何翅不知春。心中岐路平如砥,

天上文章妙入神。休说宋风回鹢首,即看雷火燎龙鳞。

从兹相次红霞里,留取方书与世人。

 

偶作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十载独扃扉,唯为二雅诗。道孤终不杂,头白更何疑。

句冷杉松与,霜严鼓角知。修心对闲镜,明月印秋池。

 

上卢使君二首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一领彤弓下赤墀,惟将清净作藩篱。马卿山岳金相似,

张绪风情柳不如。心染烟霞新句出,笔驱奸蠹宿根隳。

鄱阳黎庶还堪羡,头有重天足有牦。

司马迁文亚圣人,三头九陌碾香尘。尽传棣萼麟兼凤,

终作昌朝甫与申。楼耸娇歌疏雨过,风含和气满城春。

因知寰海升平去,又见高宗梦里人。

 

酬张相公见寄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周郎怀抱好知音,常爱山僧物外心。闭户不知芳草歇,

无能唯拟住山深。感通未合三生石,骚雅欢擎九转金。

但似前朝萧与蒋,老僧风雪亦相寻。

 

山中作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山为水精宫,藉花无尘埃。吟狂岳似动,笔落天琼瑰。

伊余自乐道,不论才不才。有时鬼笑两三声,

疑是大谢小谢李白来。

 

读《杜工部集》二首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造化拾无遗,唯应杜甫诗。岂非玄域橐,夺得古人旗。

日月精华薄,山川气概卑。古今吟不尽,惆怅不同时。

甫也道亦丧,孤身出蜀城。彩毫终不撅,白雪更能轻。

命薄相如命,名齐李白名。不知耒阳令,何以葬先生。

 

赠抱麻刘舍人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郡政今良吏,门风古缙绅。万年唐社稷,一个哭麻人。

愤烈身先死,敷扬气益贞。天乎资大宝,泰矣见忠臣。

得罪钟多故,投荒岂是迍。玉寒方重涩,松古更青皴。

鹏cR宁唯白,龙多岂止荀。道孤梳有雪,恩重泪盈巾。

喻蜀须凭草,成周必仗仁。三峰宵旰切,万里渥恩新。

赋鵩言无累,依刘德有邻。风期仁祖帽,鼠讶史云尘。

禅叟知何幸,玄谈有宿因。双溪逢陆海,荆渚遇平津。

落日愁闻笛,何人为吐茵。生徒希匠化,寰海仰经纶。

疾愈蝉声老,年丰雨滴频。刘虬师弟子,时喜一相亲。

 

经旷禅师院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吾师楞伽山中人,气岸古淡僧麒麟。曹溪老兄一与语,

金玉声利,泥弃唾委。兀兀如顽云,骊珠兮固难价其价,

灵芝兮何以根其根。真貌枯槁言朴略,衲衣烂黑烧岳痕。

忆昔十四五年前苦寒节,礼师问师楞伽月。

此时师握玉麈尾,报我却云非日月,一敲粉碎狂性歇。

庭松无韵冷撼骨,搔窗擦檐数枝雪。迩来流浪于吴越,

一片闲云空皎洁。再来寻师已蝉蜕,薝卜枝枯醴泉竭。

水檀香火遗影在,甘露松枝月中折。宝师往日真隐心,

今日不能堕双血。

 

寒食郊外 · 唐代 · 贯休

寒食将吾族,相随过石溪。冢花沾酒落,林鸟学人啼。

白水穿芜疾,新霞出雾低。不堪回首望,家在赤松西。

 
共517记录当前1/26页20/页首页上一页下一页尾页